首页 ->> 视频频道 ->> 暖闻周刊 ->> 正文

学霸情侣

8月的复旦大学校园里,依然人头攒动,走进理工科实验室大楼内,随处可见忙着在各个实验室奔波的学生。他们身穿白大褂,脸上架着标配的有机玻璃防护眼罩,手里往往端着一盘子正在发酵或者相互反应的化学制剂。他们有的在读博士,有的在读硕士,还有些是参与实验室项目的本科生。

李媛媛和李晔就是这群“暑假无休”的年轻人中的两个。这对校园情侣刚从华东理工大学(以下简称“华理”)搬迁到了复旦大学江湾校区,从上海靠近海边的东南角转战到东北角,历程70多公里。

“谈恋爱的日常就是一起做作业、刷题、做实验,考前一起复习功课。她帮我7门,我教她1门。”男生李晔常常用“学神”来称呼自己的女友李媛媛,在过去4年的大学本科学习生涯中,这对情侣凭借出色的成绩,拿了53张证书,共计近10万元奖学金,证书排在一起可以拼出一个巨大的心形。

6月毕业季,李媛媛和李晔以华理生物工程专业成绩年级第一和第二的绝对优势,被保送进复旦大学读研。

在华理生物工程系,有一个学霸云集的“互助营”。它是学校学生会系统下的一个学生社团,专门邀请各专业课程的学霸给低年级的学弟、学妹讲课,提炼知识点。

从大一开始,李媛媛就是生物工程专业同年级100多名学生中的“名人”——始终“霸占”年级专业成绩第一的位子。李晔是同专业另一个班级的学霸,但在专业成绩方面,很少有机会超越李媛媛。

大二时,在一次“互助营”上,李晔第一次见到了那个传说中的“学神”李媛媛。每天中午,李媛媛先给大一新生上现代化学基础课,李晔则上第二节高等数学课。 一段时间下来,两人彼此认识了对方。

那会儿,即便学习成绩全年级第一,李媛媛还是会担心未来读研的问题。她发现自己向其他同学咨询读研、保研等问题,存在困难,“有的同学并不会把自己掌握的核心信息告诉你,我也没啥好办法能获得这些信息,只能尽自己努力读书。”

但李晔和其他学霸不一样,他很愿意帮助别人。有一次,李媛媛偶然向他提起“优秀本科生交流项目”(即3年国内、1年国外交流项目——记者注),李晔把自己此前到学校国际交流中心获得的所有信息全都向她和盘托出,并给她指了一条明路——先去备考托福、雅思、GRE等,得了高分再向学校申请。

两人的感情,就是在这种颇具正能量的“互助”过程中慢慢建立起来的。

李媛媛担心将来的读研、保研问题,李晔找朋友、找老师,帮她四处打听,看看保研需要哪些硬指标等;李晔在工程制图方面有很多不懂的地方,李媛媛一个一个难题帮他一起解决。

有一段时间,李媛媛感染了炎症,每天白天在学校上课,晚上要到医院输液消炎。李晔每天下课后,带着课本、作业、小点心、奶茶、外卖,坐公交往医院赶。晚上,两个学霸边吃饭、边挂水、边学习的身影成为医院一道靓丽的风景。

在学校组织学生赴美参加美国国际遗传工程机器大赛(iGEM)的遴选过程中,向来拿专业成绩第一的李媛媛意外落选。

“每个人上传一份简历,还要写一些自己对竞赛的想法。可能后者写得不太出众。”李晔和李媛媛同时报名这个竞赛,男生入选获得了面试资格,女生却连面试的机会都没有得到。

李晔得知入围结果后,第一时间找其他同学询问问题可能出在哪里。他帮助女友对比了每一个申请者的简历和个人简述,最终发现,李媛媛在表达自己想法上表述不够详细。

他鼓励女友再给主持这次大赛的带队教授发了一封邮件,完全换了一个思路写简述。在申请邮件的最后,李媛媛表达了一个学霸的心声:“希望能得到这个出国比赛的机会,哪怕只是作为非正式选手参与、旁观,没有参赛证书、不予注册也没关系。”

李媛媛告诉记者,自己作为本科生学霸的日常就是看书、做题,很少有机会参与某一个项目或者实验课题的研究,“很想看一看,与一个科研团队合作是什么样的。想真正参与一个课题的研究,而不是到本科毕业随便写一篇别人早就写过的论文糊弄过去,想有自己的东西。”

这一次的申请获得了教授们的亲睐,他们在已经确定候选名单的情况下,重新开会讨论李媛媛的申请,最终决定把李媛媛再增加进去。

当时已临近暑假,李媛媛与李晔放弃回家的计划,住在没有空调的宿舍里。两人每天的工作,就是做实验和反复做实验。“iGEM虽然更看重创意,但我们必须提供相应的实验数据以支撑我们的想法。”

那段时间,几乎没有空闲时间,这对情侣唯一的休闲方式就是去其他学校与参赛队伍交流。

最终,他们共同设计出了新型发光搅拌桨。这项设计通过让搅拌桨发光,从内部对细菌培养液进行光合作用。在此之前,光源都需要从容器外部照进来。

“设计之初,是我拉着媛媛滔滔不绝地聊了半小时的构思。本来我也只是对着女友随意吹牛,没想到媛媛却把我的想法列在了纸上,逐条分析可行性,并画了图纸。”在老师的指导下,搅拌桨设计完成,并最终获得国家实用新型专利。

在李媛媛和李晔获得的53张各种证书里,除了5张国家奖学金证书、发明专利证书外,更多的证书源自各种类型的社会活动——社会工作奖、综合课程奖、优秀团干部、政府奖、社会奖学金等。

他们的生活,绝不仅仅是读书、做题、做实验这么简单。一个活跃于学校,忙碌于体育节、啦啦操大赛与学生代表提案审查;另一个则是班里的团支书、2014级生工专业党支部书记,每天尽心尽力为班级与学院服务,做好带头表率。

今年暑假,两人急匆匆地从华理宿舍搬到了复旦宿舍,又开始了每天在实验室碰头的日子。“每天做实验那么忙,有没有空看电影?”记者问。“只要她(李媛媛)约我,我肯定有有空。”李晔毫不犹豫地回答。

他告诉记者,实际上大学四年里,除了到美国波士顿参加iGEM比赛外,他和女友感觉最有收获的还有各种社会实践。

大二暑假,两人相约参加华理团委组织的支教活动,到浙江省台州市天台县桐柏岭脚村支教一个月。每天,他们与同学一起备课、排课表、安排活动。然而真正到了山村后,他们才真正明白“支教”并非想象中那么简单。

他们发现山区里的留守儿童缺少的不仅是知识,更缺乏渴求知识的心。“孩子们没有见过外面的世界,觉得眼前的已经足够了。”李晔觉得,眼界可以改变一个人的命运,他想通过展示外面的世界,让孩子们知道外面的天空多么辽阔,进而产生走出去的想法。

这对学霸情侣开始了漫长的家访,他们想从家长入手,为孩子们带来真正的改变。

在一个村小“学霸”女生的家里,他俩发现,其实村小的孩子们亟需一个“愿望”。家访时,女孩会给支教老师倒水、端茶,会带弟弟;在学校里,女孩熟读《弟子规》,所有考试都能得满分。

但女孩的家长虽然想让孩子继续努力读好书,却苦于找不到合适的路径。村小的孩子,很多读完小学,就会主动选择辍学外出打工了。“有好苗子,但好苗子却并太想继续往上读书。”李媛媛决定,给他们一个乐于展示自己、乐于探索外界的“心”。

她找来各种T台走秀的视频,教小学生们学“走秀”;给他们看现在流行的小视频,让他们知道外面的世界什么样;鼓励他们举手回答问题,表现好的举起大拇指夸奖。

一个月后,村小的孩子们从“上课没人举手回答问题”,发展到可以在简易T台上展示自己。

谈及三年的相处,李媛媛说:“是他让我从我的小世界里走出来,去接纳别人的意见,变成更好的我。”李晔则表示:“是她让我学会了坚持,我不能再什么都无所谓了,我不是一个人了。”

李媛媛和李晔都希望可以成为彼此的“分子伴侣”,单方面付出而不求回报。旧金山加州大学的詹裕农、叶公杼夫妻是他俩理想中的学术情侣。1996年,这对夫妻一同当选为美国科学院院士。今年2月,这对为美国生物医学作出杰出贡献的夫妻又获得了Vilcek生物医学奖。

如今,李媛媛成为复旦大学硕博连读生,李晔是复旦直博生,两人正在慢慢向自己心目中理想学术情侣的样子发展着。

(2018-08-13 编辑:李雪静 来源:中青在线)

->